首页 »

人民币汇率保卫战,央行大获全胜

2019/10/9 23:30:31

人民币汇率保卫战,央行大获全胜

2016年伊始,人民币汇率显然是比A股更受全国人民关注的话题。从1月1日1美元兑换6.4895人民币元到1月7日6.6042元的最高价,短短几天人民币相对美元就贬值1.80%——在居民消费价格指数(CPI)涨幅都不过1.6%的背景下,本币贬值显然成了比通货膨胀更值得关注的话题。

 

当然,相比在岸人民币(CNY)这1.8%的上涨,更让许多人揪心的是当时离岸人民币(CNH)更猛烈的贬值——1月7日汇率最高见6.7585——在当时不少人看来,距离7这个重要整数关口,不过一箭之遥了。

 

幸而,1月7日央行官网发布的《2015年人民币汇率对一篮子货币保持基本稳定》一文,以严厉的口吻斥责了投机势力,并强调:

 

一些投机势力试图炒作人民币并从中牟利,其交易行为与实体经济需求无关,不代表真正的市场供求,只会导致人民币汇率异常波动,向市场发出错误的价格信号。面对这些投机势力,人民银行有能力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。

 

而人民币的快速贬值,也随之急刹车,并进入小幅回落态势。

 

当然,一锤定音的还是作为央行当家人周小川今次接受《财新网》专访时明确了应对投机资金的态度:

 

我们当然希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顺利前行,但经济运行中不可能什么好事都占。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本身会是波浪型前进的,如果观察到投机成为外汇市场中的主要矛盾,就重点应对投机,等市场逐渐回到相对稳定状态,人民币国际化还会继续前进。

 

而在应对投机力量的策略上,周小川则强调了“灵活性”:

 

不让投机力量主导市场情绪,并不意味着它一来就正面阻击,要考虑有效使用弹药、成本最小化的问题。进一步改革汇率形成机制,本身就有助于更灵活地应对市场投机力量。如果说过去的固定汇率是挺住不动的“钢制盾牌”,灵活汇率就变成了“海绵盾牌”,对于过度的投机力量,可以做到攻防有度。

如果你回首1月7日央行通过官网发文、通过香港离岸人民币(CNH)汇率引导预期以及今次周小川通过专访“说重话”引导在岸人民币(CNY)汇率,你可以充分体会到这种这种灵活性。

 

毫无疑问,周小川的这篇专访,是今年迄今以来这场人民币汇率攻防战总攻的号角,而从周一的汇市来看,央行显然大获全胜。而这种胜利,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

 

离岸汇率2016年由贬至升

 

离岸人民币(CNH)一向比在岸人民币(CNY)更为亢奋,每次人民币贬值预期也会在CNH上得到更强烈的反应——这同时也是海外资金押注人民币贬值的重要途径。

 

很可惜,如果2016年是在CNH上押注人民币贬值,那么经过近期尤其是周一150点以上下跌之后,投机者是亏损的。

 

年初时,1美元在离岸人民币(CNH)市场可以兑换6.567元,而如今仅为6.49元上下。

 

没有什么比亏损更能遏制投机者做空人民币欲望的了。所以今年迄今升值的CNH,打压了境外做空人民币的意愿。

 

离岸在岸汇率倒挂

 

由于离岸人民币(CNH)一直有着比在岸人民币(CNY)更旺盛的贬值预期,所以就以数值而言,前者在今年年初是显著高于后者的。还是以1月7日为例,CNH最高见6.7585,而CNY最高不过6.6042,离岸汇率比在岸汇率要相差2.34%,这在人民币汇率市场而言,是极其罕见的——而这种离岸人民币更贬值的情况,也会诱发加强内地居民的贬值预期。

 

而经过了近期的这波调整后,以2月15日1点21分时的报价为例,离岸汇率为6.4894,而在岸汇率6.4940,离岸价格从1月头上高于在岸价格到如今的倒挂,无疑将大幅改变市场的贬值预期。

 

汇率跌破6.5

 

在汇率市场,整数关口往往具有磁吸效应,靠近整数关口往往随后就会到达。

 

正因此,汇率的预期管理,很大程度上需要数字管理。

 

1月7日离岸人民币(CNH)高见6.7585,这个数值之所以可怕,就在于其距离6.8,距离7越来越近,是一个“奔七”的数值。如果放纵不干预,那么在单边贬值预期之下,7恐怕转瞬就会到来——事实上当时认为汇率很快到7的不在少数。

 

幸而,如今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,在6.5以下。6.5是一个很微妙的心理关口,低于6.5,感觉就是6出头,而非马上就要7,这样微妙的心理,本身就是一个重要的预期管理。

 

暂时,央行这场汇率保卫战可谓是大告全胜。

 

但是,就外部环境,2016年汇率市场动荡恐怕难以消除,美元的加息周期、欧洲的经济困境、日本的负利率等等都会为全球汇率增添不断的变数。而就内部因素,中国经济本身以及外汇储备的变动,也都是挑战。能否在2016年管理好人民币汇率预期,央行依然任重道远。

 

(注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。本文编辑:陈抒怡 编辑邮箱 shguancha@sina.com)